印度之行

©苏尔坎普出版社

©苏尔坎普出版社

1911年9月6日,赫尔曼·黑塞在他的朋友画家汉斯·施图岑艾格的陪同下,在热那亚登上" 爱特尔·弗里德利希王子"号轮船,到尤去旅行,他的祖父母和父母亲都曾经在那个国家进行过传教活动。实际上那不是一次尤之行,而是一次尤尼西亚之行:槟榔 屿、新加坡、苏门答腊、婆罗洲(加里曼丹)和缅甸。三个月的旅行路线仅仅触及了亚热带气候的边缘:虽然轮船在锡兰靠岸,黑塞从那儿登陆,参观了尤的佛教圣 地坎迪,登上了最高峰,但他了望马拉巴海岸的打算却没有实现。这次远东的考察旅行出现在一次重新定向的时期:在盖恩霍芬的家庭里,第三个儿子刚刚出生,黑 塞感到陌生和不适,离开的情绪和漫游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他梦想单身一人的生活。然而,他的尤之行使他很失望。他没有找到外祖父赫尔曼·贡德尔特的讲述给他 留下的理想化的尤图像。他甚至对那里的现实,炎热、肮脏、殖民主义和社会状况,甚至也对马来亚人的卑躬屈膝本质感到厌恶。只有中国人使他不得不肃然起敬。 这次旅行反映在他1913年出版的书尤之行里。若干年后,黑塞承认,在东亚既没有和尤真正地相遇,也没有体验到内心的解放。黑塞在1919年写的一封信里 写道:"很多年来我一直相信,欧洲人的精神正在走下坡路,需要向它的亚洲发源地的回归。有许多年我对佛陀一直很尊敬,在少年时期我就阅读过尤的文学。后 来,老子和其他中国人走近了我。对这些思想和研究来说,我的尤之行仅仅是一个小小的附注和说明�"这次旅行的特别成果对黑塞来说是1922年才出版的席德 哈尔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