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赫尔曼·黑塞认为自己是一个诗人,而不是一个政治家。尽管如此,他还是于1912年作为第一个"自愿的流亡者"离开了傲慢自大的皇帝和"装腔作势的君主"威廉二世的德国。关于接受政治职务的建议--大概是在巴伐利亚的苏维埃共和国时期--在1919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曾经有过这么回事,但黑塞始终是拒绝的。"试图把爱转向政治,我觉得是不成功的",1917年他在一封信中这样写道。他曾经这样解释他对政治职务持保留态度的理由:"我觉得自己完全不适合搞政治,否则我早就成为革命者了。除了进入自己内心和进行纯粹的精神活动之外,我没有任何别的欲望。"但是,这并不是说,黑塞是一个非政治的人。为了和平,黑塞是一位警告者,是一位人类的诗人。"但人性和政治",这期间人们经常引用的他的话是:"从根本上说,这两者总是互相排斥的。虽然两者都是需要的,但同时为两者服务,几乎是不可能的。政治需要党,人性禁止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时候,黑塞是德国很少几个没有一起对战争表现出欢欣鼓舞的知识分子之一。从1914年至1918年,他在德语报纸上发表了二十多篇批评战争的文章。从1915年起,他在伯尔尼建立了一个战俘服务营。他很早就批判国家社会主义(纳粹)。他的书在第三帝国时期虽然没有被禁止,但是被看作是不受欢迎的。玻璃球游戏开始只能在瑞士出版。第三帝国的许多政治流亡者,其中有托马斯·曼,都在黑塞那里找到了避难所,也有许多贫困的人得到过他金钱上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