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危机

赫尔曼·黑塞被看作"危机型作家",作为诗人,他在写作的时候不断地进行痛苦的自我分析,总 是在寻找自己真正的根。父母亲的家庭和教育在他的人格和诗里打上同样的烙印。在黑塞一生中,他的心理状态也有两次戏剧性的恶化。1892年从毛尔布隆神学 院逃走之后,十五岁的黑塞被他的父母亲送到巴德鲍尔一位神学家朋友克里斯多夫·布鲁姆哈特那里。在那个私人疗养院里,黑塞有一次曾经试图自杀。在那之后仅 仅十四天,布鲁姆哈特就建议黑塞的父母亲把这个对"恶毒和干坏事"着了魔的人送进疯人院去。然后,父母亲把他关进施台藤镇一个治疗和护理医院里,他在那里 住了四个多月。病例上的诊断为:多愁善感。黑塞竭力控制自己,可是心里却抱怨自己的命运,给父母亲写了一些诉苦信。1892年,黑塞被允许离开神经病院, 后来父母亲费了一番周折终于安排他到坎施塔特文科中学读书。一年之后,他离开了那所中学。第二次精神危机是与第一次世界大战同时爆发的,导致了敏感的黑塞 精神上严重的震荡。最小的儿子得的重病,1916年父亲的死,第一次世界大战,婚姻危机以及他妻子米娅心理上的疾病,使当时已经很受欢迎的诗人陷入最深的 抑郁之中。他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不得不中断在俘虏营的服务工作,到洛桑一家私人心理医院进行了一次短期的没有结果的疗养。他在C.G.荣格的同事约瑟 夫·贝恩哈特·郎格博士那里接受了七十二次治疗,这期间,他成功地摆脱了僵化状态,在相当程度上战胜了危机。遇到给他很大帮助的心理分析,这种理论帮助他 分析了青年时代的冲突,成为黑塞一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创作上,这个突破和重新开始的时期在小说德米安(1919)中表现了出来,被看作是一个自我解 释的尝试。那本书中也有一段与郎格博士(小说里叫皮斯托里乌斯)进行治疗对话的再现:"大家,即使最平庸的人,也都在轻轻地不断敲击着我心中的同一个点。 在我心中人人都在帮助我撕掉表皮,蛋壳破裂,脑袋从每一个蛋壳里高高地、自由地抬起,直到我的鹅黄色的小鸟从被粉碎的世界外壳里冲出一个美丽的猛禽脑袋来 �"

 

赫尔曼·黑塞1892年9月14日从施台藤疗养院致父亲的信

赫尔曼·黑塞和心理分析 (Adobe PDF, 5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