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塔诺拉

卡萨卡木齐

©苏尔坎普出版社

1919年5月,赫尔曼·黑塞离开伯尔尼,单独离家去了南方。在洛加诺湖上面提契诺的弗莱肯蒙塔诺拉,他找到了风景如画的小城卡萨卡木齐,一个浪漫主义的小城堡,他在那里租了三个房间。那时候他自己好像也没有想到,他在那里找到了一个直到生命终结的住处。在蒙塔诺拉,他42岁的生活中开始了一个深刻的改变,他在个人生活上和艺术上都处于危机之中。他的第一次婚姻失败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的世界图像被撕裂,他在德国账户上存下的积蓄因为通货膨胀而耗尽。作为作家,黑塞也面临溃败。在南方的阳光下,这一切一下子都发生了改变。雍塞的紧张心理在富有创意的、基于自己诗人荣誉的创作热情中明显地放松了。第一个夏天也就是克灵梭尔(黑塞的影像)的夏天,他画画,就像他在卡萨卡木齐的家里一样。黑塞在提契诺也积极地画画,在无数色彩绚丽的水彩画中,他把地中海的风光画了下来。这并没有妨碍他写作:在他诗人的新住所里产生出他最重要的著作:除了克灵梭尔最后的夏天之外,有席德哈尔塔,荒原狼,纳尔齐斯与歌德蒙德。在卡萨卡木齐住了十二年之后,黑塞于1931年搬到卡萨洛萨,后来改名为卡萨黑塞,那是他的苏黎世朋友艾尔西和汉斯·C. 博德墨生前提供给他和他的第三个妻子尼侬居住的。五十年代黑塞在这里完成了他晚年的宁静的、炉火纯青的著作,首先是玻璃球游戏(1943)。正如在盖恩霍芬那样,黑塞与大自然联系紧密,整理花园是他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纳粹时期,卡萨黑塞成了国际政治流亡者的避难所,其中有托马斯·曼,贝托尔特·布莱希特,海因利希·维甘德。有无数封读者来信寄到这里:黑塞成了许多人的道德法庭,他以极大的努力和铁的原则性发表评论。他回答了35000封以上的信件。1962年9月,赫尔曼·黑塞在85岁生日之后不久与世长辞。他被安葬在圣阿普伯迪欧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