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

©苏尔坎普出版社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赫尔曼·黑塞。但是,当时始终憎恨周围一切热闹的69岁的黑塞,在1946年11月10日阿尔弗莱德·诺贝尔的生日那天,仍然远离发奖仪式。他仅仅让人在斯德哥尔摩朗读了两页声明,请原谅他因为不堪一击的健康状况和1933年以来德国对他全部著作的破坏而不能出席。事实上,黑塞在发奖期间隐居瑞士西部,休养了四个月。但他对诺贝尔基金会的思想,不是为了战争与破坏而是为了和平与和解服务的思想,还是心怀感激的。赫尔曼·黑塞称赞授予他的诺贝尔奖是"对德国语言和德国文化贡献的一种承认"。他在给妻子尼侬的一封信里,表达方式则不那么斟酌:"让这种该诅咒的东西见鬼去吧(我讨厌这种该诅咒的东西。)"也就是说,他担心可以预料的潮水般的电报和信件。他在给朋友君特·伯莫的信中写道:"今天,在斯德哥尔摩有一个大聚会,先是盛装礼服的诺贝尔庆祝会,然后是宴会,那时候也会朗读一篇我的讲话。"黑塞把诺贝尔奖归功于托马斯·曼。作为1929年的奖金获得者,他在科学院里数年之久,为自己的同胞说话。当然,无可争议的是,在战后那么短的时间里,也有一个政治的背景。在黑塞被看作叛徒、其作品在德国几乎不能出版的纳粹时期崩溃之后,应该向世界指出一个德国精神和德国文化中没有精神负担和道德上值得尊敬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