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塞论绘画

Hesses Farbkasten

Foto: Isa Hesse

© Silver Hesse

"从那种经常无法忍受的痛苦中,我为自己找到了一条出路。我开始做自己这一生还从未做过的事情:绘画。这个目标是否有价值是无所谓的,对我来说,它是在艺术的安慰中新的隐遁,这种安慰是文学创作几乎不再能给我的了。这是无贪欲的献身,无肉欲的爱情。"

选自给菲利克斯·布劳恩的一封信,1917

 

"我的轩水彩画是一种文学创作或一种梦想,它们只不过体现现实生活的一点点记忆并随着个人的感情和需求改变这种记忆(……),我不会忘记,我(……)只是一个业余爱好者。"

选自给海伦娜·威尔蒂的一封信,1919

 

"对我来说,用鹅毛笔和画笔进行创作像葡萄酒,在酒中沉醉会使生活变得温暖、美丽,能够承受�"

选自给弗兰茨·卡尔·金茨凯的一封信,1920

 

"主题限于简单的风景,更深入的我好像还达不到。其它所有的一切是多么美好啊。空气,动物,运动着的生命,还有最美的是人,这些我都看得见,也经常受感动,甚至震惊不已,但是把他们统统画下来我做不到。"

选自给库诺·阿密特的一封信,1922

 

" 自从我开始绘画以来,这几年我和文学有了一定的距离(……),如果不是通过绘画,我还不知道怎样取得这种距离。我几乎不考虑所画出的东西是否有价值。艺术 和工业正好相反,对艺术来说,时间无关紧要,只要最终能达到完美和某种力度,时间就没有浪费掉。作为诗人,如果没有绘画我不会有这样的成就�"

选自给乔治·兰哈特的一封信,1924

 

" 以我个人的体验,我知道类似的迫切和专注,除了写作以外,只有在绘画活动中才会出现。也就是说:把每一种单独的颜色和相邻的颜色细心地正确配合起来,既美 妙又简单,这是可以学会的,然后随心所欲地经常应用。可是,除此之外,经常不断地考虑并照顾到一幅画的许多部分,包括那些还根本没画的看不见的部分,并感 受到这个多网眼的网在交叉地晃动,真是令人吃惊地困难,而且很少能如愿以偿。"

选自温泉疗养者,1925

 

"我手里拿着我画画时坐的小椅子,它是我的魔具、我的魔衣。借助它,我已经变了上千次戏法,也赢得了和讨厌的现实所作的斗争。椅子背上挂着我的肩背包,里面装着我的小水彩调色板,还有画画用的水以及几张最好的意大利纸……"

选自没有茜素红漆,柏林日报,1928

 

" 我们每一个艺术家,即使他很怀疑自己,觉得自己的天分不足,能力小得可怜,他也有感受力,有他的任务要完成。如果他忠实于自己,那他就会在他自己的环境中 做出些只有他才能做出的事情。如果你和我在提契诺一块儿画画,而且我们画同样的主题,你我主要不是在画同一处风景,更多的是在画自己对自然的爱。同样的主 题会画出各自不同的、独一无二的东西来(……)。有多少在艺术界被视为半瓶醋或对艺术一窍不通的画家,后来证明是高尚的斗士。他们的作品在后人中经常比经 典画家的大作更加令人慰籍,更加由衷地被人喜爱�"

选自给布鲁诺·黑塞的一封信,1928

 

" 在我的文学作品中,人们常常发现缺少通常的对真实的尊敬。当我画画的时候,树木也都有面孔,房屋在笑或者在跳舞,或者在哭泣,但是,至于那棵树是梨树还是 栗子树,人们总是难以识别。这种指责我必须接受。我承认,我常常觉得连我自己的生活也非常像一个童话,我经常看到并感觉到外部世界和我的内心融合为一,我 不得不称之为不可思议�"

选自简历,1925

 

" 本来我并不热衷于占有,我比较容易离开一样东西,也比较容易把东西给掉。可是现在被一种'想要抓住'的热情所折磨,这种热情有时让我自己也觉得好笑。在花 园里的露台上,在气象塔边,我常常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然后突然勤奋起来,努力用铅笔、鹅毛笔、画笔和颜料把这样、那样茂盛的或正在消失的财富都放到身边。 我竭力画下朝霞在花园阶梯上投下的阴影和蜿蜒曲折的粗壮紫藤并试图画出傍晚时分远山透明的色调,那种颜色淡得像一缕清烟,但却闪耀着珍珠那样的光辉。回到 家里,我已累得精疲力竭,可是,当我晚上把那些画页往夹子里放时,我几乎悲伤地看到,我所能够记录下来和保留下来的是多么�"

选自夏秋之间,1930

 

"这里我用今天画的一轩画回复您的问候。因为现在画画是我的一种休息方式。这张小画应该向您展示,即使在艰难困苦的生活中,自然的纯洁和几种颜色的震颤也会每时每刻在我们心中重新建立起信仰和自由。"

 

选自给杜伊斯堡的一个女学生的信,1930 选自赫尔曼·黑塞的色彩的魔力,提诺契的水彩画,编者:福尔克·米歇尔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