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7

为了仔细地认识偶然性和所谓真实的可变性,在通向老子和易经的道路上我早已走得很远了。现在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强迫这种真实穿过魔法,我必须说我在这里获得了很多乐趣。然而我也必须承认,我并没有总是把自己限制在那个优美的、人们称之为造福成仙之法的花园里,而是渐渐地感到心中有一点生动的小火苗也在把我拉向作祟的魔法一边。

 

在我七十多岁的时候,刚好在两所大学授予我名誉博士学位之后,我因为用魔法引诱一位少女被送上法庭。在监狱里,我请求允许我画画。我的要求被批准了。朋友们给我送来颜料与画具,我在牢房的墙上画了一幅小小的风景画。我再次回到艺术上来,我在艺术上经历过的一切灾难丝毫不能阻挡我再次喝干这个最美的酒杯,再次像一个游戏的孩子那样在自己面前建设起一个又小又可爱的游乐世界,以此来满足自己的心,再次运用一切智慧和自己的概念并寻求原始的创造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