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7

那时候我感到很疲倦,有点像对任何活动和这全部野蛮的、没有灵魂的真实感到恶心那样。我觉得现在是结束痛苦的时候了。假如我得不到允许不受干扰地玩我的绘画游戏,那么,我就不得不使用那些更严肃的艺术了,我已经把若干有生之年献身于它们。没有魔法这个世界简直不能忍受。

 

我想起了中国的准则,屏息站了大约一分钟之久,使自己从真实的狂想中摆脱出来。然后,我和颜悦色地请求狱卒,让他们再忍耐片刻,因为我必须登上画里的火车并且那里再查看一番。他们都像平常那样大笑起来,因为他们认为我的精神已经错乱。

 

这时候,我就把自己变小,走进画中,登上火车,开着小火车进入黑暗的小隧道。过了一会儿,人们还能看到一朵朵黑云似的烟从那个圆洞里冒出来,然后,烟消云散,整个画也和烟一起消失,我也和那幅画一起消失了。狱卒们在非常尴尬的情况下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