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

简言之,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人们想让我干的事情,全都不可避免地失败了,没有一个学校愿意要我,任何里学业我都不能坚持很久,任何使我成为一个有用者的尝试,都以失败而告终,多次成为耻辱和丑闻,不是逃跑就是被驱逐,然而,到处都承认我能力很强,甚至承认我在某种程度上很正派诚实!我也总是比较努力--对游手好闲的崇高道德我总是怀着敬畏加以赞赏,但我在那种道德里从来没有成为大师。我十五岁时,当我在学校里不成功的时候,就开始自觉地和坚决地进行自我教育,我感到幸福和狂喜,在我父亲的房间里有一个祖父的巨大的藏书室,整整一个大厅里全是旧书,此外,那里面有十八世纪全部德国的诗和哲学著作。在我十八岁到二十岁之间,我不仅尝试写了很多最初的诗,而且在那些年里几乎阅读了半个世界文学,我也顽强地研究艺术史、语言、哲学,也许对于一种正常的大学学习来说,这些东西也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