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7

所谓伟大的时代到来了,我不能说,她遇到我比遇到任何别的人都更有准备、更合适和更好。当时,使我与别人相区别的仅仅是我缺少那种其他那么多人都具有的巨大的安慰:热情。因此我又回到自己心中,又和周围的世界发生了冲突,我再次被送进学校,不得不再次忘掉我对自己和对这个世界的满意,有了这样的经历之后,我才真正跨过洗礼的门槛进入生活。

 

我永远不会忘记战争第一年的一次小小的经历。我去参观一个很大的野战医院,为了去寻找一种可能性,作为志愿兵随便干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来适应这个已经改变了的世界,当时我觉得还是可能的。在那个伤病员的医院里,我认识了一位老小姐,以前她一个人生活在一个优越的环境里,如今在那个大医院里当护理,她热情洋溢地对我讲,她对自己能够经历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多么高兴和骄傲。我觉得那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对于那位女士来说,为了使她能够从自己懒惰自私的处女生活里创造出一种行动的和有价值的生活,需要战争。可是,当她告诉我他的幸福时,我看到在一条坐满受伤的和被打得身体弯曲的士兵的走廊里,在大厅与大厅之间躺满了肢体不全的和垂死的人,我感到自己的心拧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