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

应该想到,本来我对这种误解会嗤之以鼻。但是我没有成功。这种就其本身来说不那么重要的经历给我带来的后果是我一生中的第二个大变化。大家还记得:第一个变化是在那样一个瞬间发生的,当时我明确地决定要成为一个诗人。先前的那个模范学生黑塞,从那个时刻起变成一个坏学生,他受到惩罚,被逐出校门,他什么也干不好,自己烦恼,父母担忧--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他看不见在这个现存的或者虚假的世界与他自己的心声之间没有和解的可能。现在,那种情况在战争年代里又以新的形式出现了。我又看见自己处在和一个世界的冲突之中,迄今为止,我曾在令人感到满意地和平中生活过。我又到处碰壁,茕茕孑立,痛苦万分,我所说所想的一切又被别人怀着敌意误解,我又看见自己在现实和那个我认为值得寄于希望的、好像理智和善良的世界之间,横亘着一条没有希望的鸿沟。

 

然而,这一次我不得不进行反省了。没过多久,我发现自己被迫不仅从自己外部,而且到自己内心里去寻找痛苦的责任。因为我可能已经看清:谴责整个世界的疯狂和粗暴,无论是人还是神都没有这样的权利,至少我没有。